背后 凉飕飕 : 干爹 奇怪 的 要求


Translating…

译者:和志
原文:https://www.reddit.com/r/nosleep/comments/diuucz/my_sugar_daddy_asks_me_for_weird_favors/

干爹 Tinder 上的资料写着 45 岁,可是他照片看起来也就 30 出头。

寻找一位甜心宝贝,一周 $700,没有那方面交易。

有这等好事?简直是难以置信。不过对我这穷得叮当响的大学生来说,还挺想冒险试试的。向右一滑,匹配成功。很快就收到了他的问候。

嘿,小甜甜 🙂

“小甜甜”?这词也太恶心了吧。但好歹有 $700 啊,算了,还是忍了。

嘿 😉

他叫 Jack,自己开了家公司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聊了没多久,就问我要 Venmo 账号,给我打款。

几分钟后,$700 到账。我盯着这数字看了许久,这感觉,恍如梦境。可这并不是梦境。

还在吗?

我点开信息。

在的,抱歉让你久等啦。请问,你要我做什么呢?

握着手机,目不转睛,等待他回复。

帮我个忙就好啦 🙂

怎么感觉话题要转移到那个方面去了。

帮什么忙?

那我直说吧,帮我取货。

开玩笑吧,$700 只是帮忙送货?拜托!我都没这么傻好不好!还以为他会反悔呢。

去邮局取吗?

不是。Tinder 上不方便发地址,你有用 Kik 吗?要么就发你的手机号吧。

Kik?都 9102 年了,还用这软件?手机号码发过去,马上就收到了取货地址,以及他的住址,要我把包裹放到那儿。

现在没在家,不过我在门口的蓝色花盆下面留了把钥匙。你开门进去,包裹放在客厅的咖啡桌上就好了。进门后记得锁门,离开时也要锁好。

一把抓起车钥匙,上车,打开导航。

好,马上就到!

开出停车道时,手机响了。

我是认真的,大门务必锁两次

这提醒太多余了吧。不过为了能让他安心,我还是回了消息。


取货的地方破破烂烂。废弃的屋子,围栅栏的铁链都断了。门板死死地拽着门框,摇摇欲坠。周围一众别致的房子,在它们的映衬下,这破房子像发炎的指头伸出来一样,是如此地扎眼。

“你,给 Jack 取货的?”

抬头一看,有个肌肉男站在门口,门脸被他魁梧的身体占了一大半。头顶掠过门框,很高,很壮,满是纹身。

“啊,应该是吧。” 我吓得不敢走动。

“你呆在这,等一会儿。”

就算他不说,我也不敢离开半步。环顾四周,街上空无一人。想到我这 20 多岁的女子,孤身一人站在这僻静的地方,手头的车钥匙又攥得紧了些。

没多久,那男的拎着个纸箱就出来了。鞋盒大小的纸箱,边角还有点脏。

“你能把车门打开吗?” 他问。

我可不想把车的座椅弄脏。打开后备箱,让他把纸箱放进去。

“好嘞,你就出发吧!”

“谢了!” 我回复道。

走到车的另一侧,刚打开车门。

“哦,差点忘记说了!”他说。

我疑惑地望着他。

“小心哦。”

我沉默了。

一路上,音响的音量开到最大,声声震耳,也盖不住我内心的焦虑。

到了干爹的住处,车停在石头车道上。我呆在车内,静静欣赏着他的住宅。

真是豪宅啊!石柱支撑的门廊,加上绿草的点缀,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美的门面。下车,拿出包裹,走到前门,在他说的地方找出了钥匙。

开门,进入,转身关上大门。

脑中浮现起他的提醒,进屋要上锁。一开始,我觉得这只是种无谓的担心。可望着刚关上的门,有种难以描述的力量,把我的手拽出去,把门锁了。

走进门厅,双脚踩上厚厚的栗色地毯,目光又不由自主地飘向屋子的内饰。全是木质的家具,一看就很高贵,光是这装修的钱就够我上十几次大学了吧。

在咖啡桌旁放下包裹。走回大门口的时候,屋里传来了电话铃响。我愣住了。

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刚好振动了一下。掏出来看,是条短信。

除了 Marvin 打来的电话,其他的都不要接

手机塞回口袋,听铃声摸索着前进,把头探进好几个房间,寻找着铃声的来源。最后在办公室里发现了电话。

桌上的电话还在响着,走近,瞥了一眼屏幕。

Jack 来电……

奇怪了。

拿出手机,又看了一眼短信,有点惴惴不安。保险起见,不管这电话了,我径直朝大门口走去,离开这宅子,锁上了门。


自那以后,干爹不时提出奇怪的请求,我都一一帮忙了。比如说,开着他的 BMW 去另一座城市,在某个公园停下,换辆车,再开回他家。或是,在午餐时间,跟他公司的“职员”碰面,把公文包送到那个破败的地方。他还警告说,那公文包我有没有打开看,他都知道。有几次,也是到那地方,和一个叫 Julio 的人,共处一室,呆上几个小时。

这些天下来,总共赚了 $3500。

昨天,干爹还让我去他家住一晚。一觉醒来就收到这条信息。

你今晚来我家过夜

我都没亲眼见过他,只是打电话聊了几回。他说,只要按他的规定行事,就付我 $1000。

晚上,停车道空空荡荡,一辆车也没有,不过门廊的灯是亮着的。与往常一样,开门,进入,锁上门。

屋内的一切还是那老样子。Jack 说过,饭桌上有规则清单。收拾收拾包内的东西,放在客厅。望着那些高档家具,我的书包跟垃圾没什么两样。

在屋内逛着逛着找到厨房,再走进餐厅。果不其然,桌上有张纸,用空杯子压着。

进屋时锁上门

只能接 Marvin 的电话

晚上 9 点到 11 点这段时间,不能用水

10 点后,别给任何人开门,不管他们有什么理由

大厅尽头的那个壁橱门,如果是开着的,就在书房睡觉;关着的话,那就去卧室睡觉,随便哪一间都可以

花匠午夜时分会进来,他敲窗户的时候,你要躲好了

打开电视,让它开着放一整晚,千万别忘了!

冰箱里有食物,要是饿的话,可以拿着吃,不用客气 🙂

明早我就给你打钱,晚安!

这些规则一条条记了下来。说真的,我有点后悔来这地方了。可是既然已经到这地步了,又能拿钱,想了想还是选择住下来。不违规还能出什么事?

这么安慰着自己,焦虑还是无法完全抹去。这是什么地方?鬼屋吗?

我在屋内来回踱步,消磨时间,心里也在盘算着。差不多 9 点钟就得睡觉,不然 10 点过后,妖魔鬼怪什么的该出没了。睡前,8 点 50 分,洗漱一下,因为 9 点过后就不能用水了。

走到大厅尽头,壁橱的门是开着的,我就把包拎到书房,确保锁好了门,躺在沙发上,无聊地刷着手机。可我再也没有收到 Jack 的信息。对着屏幕,渐渐陷入了沉思——为什么他会制定这么严格又奇怪的规则?

不知什么时候,沉下握着手机的手,打起了瞌睡。刚好 10 点 16 分,门铃声把我吵醒了。正要起身,脑中闪现出这条规则。

10 点后,别给任何人开门,不管他们有什么理由

我躺在沙发上,一动不动,生怕他们听到屋内的声响。

“开门!我是警察!”

我没起身。

“喂!我是警察!再不开门可就闯进去了啊!”

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不敢动弹。

之后便是一阵寂静,只有胸中的砰砰心跳。

门铃又响了。

“嘿,我是 Jack,快开门啊!”

这嗓音听着挺像 Jack 的。可他怎么会没有钥匙?为什么还要我开门?

此后,陆陆续续来了形形色色不少人,按下门铃,叫我开门。我没搭理他们。这恼人的叫门声持续了近一个小时。

花匠也没出现,总算能好好睡觉了。


醒来已是第二天清晨,依稀听见厨房里有些动静。爬起床,伸了个懒腰,带上手机,小心翼翼推开房门,悄悄溜过客厅。

在厨房门口停下脚步,目光也在他身上停留。

干爹站在炉灶前,似乎是在搅拌着什么东西。咖啡机在他身后的台子上,散发出缕缕的醇香。

“早上好啊!” 他发觉我站在门口。

“早上好。” 我紧张地回复道。

他网上的照片跟真人一模一样,没有 P 过。

“来些炒蛋吗?” 他用木勺指着锅问。

“好啊,谢啦!”

他把盘子递给我。

我吃着早餐,喝着咖啡,沉默不语。

“昨晚怎么样?” 他先打破了寂静。

“还行吧,不算太吓人。”

“真不赖嘛!”

屋内充斥着尴尬的气氛。

“我还有课,差不多得走了……” 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。

这只是个借口。

“那行吧,一会儿再联系吧!”

他送我上了车,还目送着我离开。

回到家,收拾行李,发现那张单子还留在我包里。坐在床上,不禁读了起来,直到目光停留在这一行。

打开电视,让它开着放一整晚,千万别忘了

突然,浑身一颤,这件事我好像忘记做了。

打开电视,让它开着放一整晚,千万别忘了!**

千万别忘了!

瞪大眼睛,这几个字逐渐失去本身的意义。

身旁的手机响了,把我拉回现实。

$1000 到账。

瞥了一眼手机,又扭头看了看那张单子。

可能这条……不重要?

正纠结着,干爹发来消息。

我现在出差,应该下周回来。这些天你好好休息,不用为我跑腿了。钱已经转过去咯,拿去浪吧 😉

默默地念着。

一次,又一次。

我现在出差

回忆起早上的场景,Jack 下厨的姿势,还有他递给我的早餐。

我现在出差

几分钟后,有条未知发信人的消息。

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呀?;)

后面附了张图片,图片上是干爹……管他什么爹的……站在电视前的身影。

我没敢回复。

手机振了一下,又发来张图片。这不是我家门口吗?

紧接着,是三个字。

小心哦

赞一个 (16)

 

Read More